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清颖路 >

苏轼苏辙深厚的兄弟情doc

归档日期:05-25       文本归类:清颖路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苏轼、苏辙深挚的兄弟情.doc

  本文档一共被下载:

  ,您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后下载本文档。

  1.本站不包管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间接下载发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

  2.该文档所得收入(下载+内容+预览三)归上传者、原创者。

  3.登录后可充值,当即主动返金币,充值渠道很便当

  同意并起头全文预览

  宋人与宋词的故事(5)苏轼苏辙的兄弟情 ???????? 苏轼(1036-1102),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四川眉山人;苏辙(1039—1112年),苏轼之弟,字子由,号颍滨遗老。两人皆为唐宋八大师,连同他们的父亲苏洵,世人尊称“三苏”,归纳他们的特点是“凝炼老泉,豪宕东坡,冲雅颖滨”。 ???????? 苏轼苏辙俩的性格生来就大不不异,苏轼热情奔放,苏辙沉静恬淡。少年玩耍之际,但凡有山可登,有水可浮,苏轼未尝不吃紧撩起衣裳,率先而行,苏辙却要查 看一番后,才不紧不慢地跟上;苏轼如获得一副书画佳作,立即喝彩雀跃,真认为乐,而苏辙老是冷淡地看着,不甚经意,但跟在哥哥死后读书习字,未尝一日相 舍。 ???????? 二苏的名字很成心思,都与“车”相关,名字里大有乾坤:“轼”是车上的前列扶手,是车的最显眼处、最易惹祸处;“辙”是车轮压出的踪迹,有功而不赏、有难而不担。在苏轼十二岁、苏辙八岁那年,苏老泉作了一篇《名二子说》,颇见取名的良苦存心: ???????? “轮辐盖轸,皆有职乎车,而轼独若无所为者。虽然,去轼则吾未见其为完车也。轼乎,吾惧汝之不过饰也。全国之车莫不由辙,而言车之功者,辙不与焉。虽然,车仆马毙而患亦不及辙。是辙者,善处乎祸福之间也。辙乎,吾知免矣。” ???????? “知子莫若父”,苏洵是深知两个儿子的脾性性格的。他见“大苏”性不忍事,每遇不服事,立即“如蝇在口,吐之而快”,无意中获咎不少人,就取名为“轼 ”,“轼乎,吾惧汝之外饰也”,故再取字“子瞻”,但愿他干事能左顾右盼,三思尔后行。对于沉静内敛的“小苏”,老苏取名为“辙”,“辙者,善处乎祸福之 间也”,再取字“子由”,但愿他能恰当“动辄由他”,自在洒脱,大可不必担忧福祸。 ???????? 有人说,“名字决定数运”,绞尽脑汁地想个好名字来谋取人生的豪富大贵、否极泰来。我不晓得“取名术”到底有无事理,但我晓得,好名字并没有给苏轼的宦途带来好运!苏轼终身大起大落,尝尽世间悲苦离愁,干事并未“左顾右盼”;而苏辙隆重一世,未尝一日“由着性质”去。 ???????? 虽然个性文风判然不同,苏轼苏辙兄弟俩的豪情却丝毫未受影响。相反地,并肩联袂、患难与共的手足亲情,几乎贯穿他们的终身,苏辙说哥哥“扶我则兄,诲我 则师”,苏轼认为弟弟“岂是吾兄弟,更是贤友生”,还常常说本人实不如子由,“至今全国士,去莫如子猛”。《宋史·苏辙传》说:“辙与兄轼进退出处,无不 不异,患难之中,友好弥笃,无少怨恨,近古稀有。”几十年间,兄弟二人诗文词往来,从未间断。苏轼几乎每到一个任所就给子由寄信赠诗,仅以“子由”为题的 诗词,诸如《示子由》、《别子由》、《和子由诗》等,就跨越100首。 ???????? 先来看苏轼的这首《沁园春 孤馆灯青》吧: ???????? “孤馆灯青,野店鸡号,旅枕梦残。渐月华收练,晨霜耿耿,云山摛锦,朝露漙漙。世路无限,劳生无限,似此区区长鲜欢。微吟罢,凭征鞍无语,旧事千端。 ???????? 其时共客官安,似二陆初来俱少年。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有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身长健,但优游卒岁,且斗尊前。” ???????? 此词作于熙宁七年(1074年)十月。其时,“王安石变法”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苏轼跟变法派唱反调,在野中难以安身,就申请到密州就任。十月的清晨, 野鸡时鸣,月尚未落,朝露漙漙,苏轼向密州急行。他勒马站立,凭鞍无语,思路万千,在顿时挥笔作就这首《沁园春孤馆灯青》。面临碰鼻,苏轼直抒胸臆,告诉 子由,虽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的事与愿违,但本人十分奔放洒脱,“用舍有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乐于“身长健,但优游卒岁,且斗 尊前”的诗酒人生。 ???????? 这首词较之苏轼后来的词,另有不太成熟之处,但全词由景入情,由今入昔,波涛崎岖,脉络清晰,条理井然,并且这种超旷豪逸的澎湃气焰,起头了词风的悄悄改变。 ???????? 当然,苏轼写给弟弟的词,最出名的当属《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 ????????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彼苍。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回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堪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世? ????????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该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离合悲欢,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时值熙宁九年(1076年)中秋,苏轼欢饮达旦。他酣醉之后,举怀邀月,拍手狂歌,起舞盘桓,清影风露之中,今夕不知何夕。猛然想到千里之外的弟弟,苏轼登时生出无限无尽离合悲欢之感,一时难以自已,神来之笔,潇洒挥舞,作成千古绝唱之《水调歌头》。 ???????? 全词构想奇异,豪宕奔放,情韵兼胜,境地壮美,卷舒自若,颇有“逸怀浩气,超乎尘垢之外”。全篇皆是佳句,在格调上则是“一洗绮罗香泽之态,脱节绸缪宛 转之度;使人登高望远,举首高歌”。此词自降生之日起,大师都是推崇备至,《苕溪渔隐丛话》特别说:“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尽废。”余词 即或不必尽废,而苏轼此词自当超出跨越一头。 ???????? 一年之后的中秋,苏辙来到徐州,与苏轼相聚。兄弟俩七年未见,天然十分欢喜,一路登楼弄月。苏辙特作一首《水调歌头徐州中秋》相和,慢慢吟唱: ???????? “拜别一何久,七渡过中秋。客岁东武今夕,明月不堪愁。岂意彭城山下,同泛清河古汴,船上载凉州。鼓吹助清赏,鸿雁起汀洲。 ???????? 坐中客,翠羽帔,紫绮裘。素娥恶棍,西去曾不为人留。今夜清尊对客,明夜孤帆水驿,照旧照离忧。但恐同王粲,相对永登楼。” ???????? 虽有“鼓吹助清赏,鸿雁起汀州”的重逢之乐,但苏辙想到中秋一过,两人就要再度分隔,宦海沉浮,幻化莫测,再聚不知何时,心中全是眷眷不舍。“但恐同王 粲,相对永登楼”,他忧愁地想:我们此刻是“剑外思归客”,但万万不要像怀才不遇的王粲那样,后半生漂泊海角,登楼望家乡,归期终未卜啊!一时悲从中来, 苏辙无语凝噎,不由得转过甚,青衫泪湿。 ???????? 苏轼见了,摇头浅笑:“子由,‘明月不堪愁’,‘照旧照离忧’,词是好词,但何苦太悲!”为了开解苏辙,在分手之时,苏轼再和之以《水调歌头安石在东海》,击掌唱道: ???????? “安石在东海,处置鬓惊秋。中年亲朋难别,丝竹缓离愁。一旦功成名遂,准拟东还海道,扶病入西州。雅志困轩冕,遗恨寄沧洲。 ???????? 岁云暮,须早计,要褐裘。家乡回去千里,佳处辄迟留。我醉歌时君和,醉倒须君扶我,惟酒可忘忧。一任刘玄德,相对卧高楼。” ???????? 该词上阙借谢安事,作为“不及时引退”的警惕;下阙设想兄弟二人“退而相从之乐”,以抚慰对方,特别“我醉歌时君和,醉倒须君扶我”两句,温情脉脉,又让人忍俊不住。苏辙仿佛曾经看到两兄弟彼此搀扶在路上走得七颠八倒了,不由一扫离愁,绝尘而去。 ???????? 可惜,天若无情天易老,人世邪道是沧桑!没过几年,即元丰二年(1079年)7月,文字狱“乌台诗案”迸发,苏轼被捕入狱,不只不成能与弟弟“我醉歌时君和,醉倒须君扶我”,并且连可否活着都成问题。 ???????? 关于这出名的“乌台诗案”,前因后果一言难尽,但总而概之,纯是恶龊的派系斗争,是其时“变法派”对“保守派”的政治谗谄,“东坡何罪,独以名太高”尔,天然做了首遭冲击的“出头鸟”。 ???????? 常言道,“患难见真情”。苏轼入狱,常日里的好朋友人自危,大多不敢出头为他措辞。苏辙也因受连累而日子忧伤,但他不只未有丝毫牢骚,还将哥哥的家小接到本人家中安放,并几回再三上奏神宗皇帝,欲学汉代“提萦救父”典故,愿免一身官职为兄赎罪。 ???????? 苏轼无辜下狱,时不时地被拉出去严审,感应“变法派”毫不会善罢甘休。他前半生风调雨顺、风光无限,哪受过这等罪?盲目前景黯淡,心理严峻受伤,对形势估量十分灰心,以至一度差点他杀! ???????? 《孔氏谈苑》记录,苏轼与送饭的长子苏迈商定:如风声不妙,便送来一条鱼。某日,苏迈出城,托人送饭;那人不明就里,特意送了几条熏鱼。苏轼一见,惊出一身盗汗:“完了,完了,我死定了!”一阵悲伤,一阵惊骇,登时跌坐在地。 ???????? 摸到身下又凉又硬的地板,苏轼想到本人身后,妻儿家小的苦楚情景,心头陡然一痛,潸然泪下:“闰之和孩子,可怎样办?只能跟着子由了……” ???????? 想到子由,俄然“哎呀”叫了一声,不由自主的站起,在牢房里来回走动,心中怦怦乱跳:“子由如何了?不知能否也遭了罪?我为甚么只想他来救我,却不曾为 他处身设想过?可怜我们兄弟一场,到死不克不及碰头,少年时还约好要‘对床夜雨听萧瑟’呢……”哀思失望之意,又深了一层:“子由,我先走了,你的交谊,我只 有下世酬报了。”随即写了“与君世世为兄弟,又结来生未了因”的绝命诗,叮嘱狱卒转交苏辙。 ???????? 看着狱卒的背影离去,苏轼长叹一声, 慢慢陶出藏在胸口的青金丹,那是“有威严地死去”的备用药物。他望空中拜了两拜,祷告菩萨,保佑弟弟及家人健康长命。这时,他想到苏辙以前对本人“隆重择 友”的警告,今日公然栽倒在一些“老友”的身上,登时对子由洞悉情面的能力深表服气。本人已经满意地说,“上可陪玉皇大帝,下能够陪卑田院乞儿,博爱全国 之士,无贤不肖欢如”,现在又若何?思来想去,忍不住苦笑:“放眼望去,只觉全国无一个欠好人,此乃一病。今日之死,完满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 他无意中暼到一旁的饭菜,登时感觉肚子饿得干瘦,干渴更是难忍,毫不迟疑地端起就吃,心想:“要死也要做个饱死鬼,怎好进了阳间鬼门关,向阎王陛下乞食吃!” ???????? 待到吃饱喝足,连那鱼骨头都嚼着吃了,苏轼精力抖擞起来,随手将青金丹扔掉,心想:“即便要死,死前也可能跟子由见上一面。归正在所难免,他们要杀便 杀,要剐便剐,悉听尊便!”心里愈加无所谓了,突然摸到脸上的泪痕,不由得自嘲:“苏轼啊苏轼,你这人忒也无用,刚才竟然吓哭了,如果给人晓得,脸往哪里 搁去?” ???????? 他再不去想那些存亡攸关的事,倒头便睡,鼾声如雷。这是苏轼在窘境中的唯逐个次他杀念头,自那当前,他完全豁然,即便后来被贬到海南儋州,也不再失望苦恼,老是设法寻找乐趣,开慰本人。 ???????? 元丰二年(1079年)12月,“乌台诗案”终究了案,苏轼极刑赦宥,但活罪难逃,被贬到黄州任团练副使,苏辙也被贬为筠州监酒。《蓼花洲闲录》记录, 苏轼出狱时,苏辙来接他,特意捂住本人的嘴巴,提示他对此次“口舌之祸”引认为戒。随后,苏辙在小客栈里为他饯行。时值寒冬,北风寒冷,苏辙拿起筷子,吃 了几口面条,心中凄苦,难以下咽,连连停下。而苏轼重见天日,早将入狱的哀思扔到爪哇国去了,风卷残云地吃着面,完了拍拍肚皮,大喊“好,好”。苏辙神色 一变,一边向细心四周查看,一边仓猝暗示苏轼要“三缄其口”,不要深谈。苏轼喏喏点头。 ???????? 饭毕,霜色仍浓,苏轼带着儿子苏迈骑马离去,回顾看到子由拉着家小几十口人,站在郊外远远地望着本人。贰心里一酸,想停下来,想再跟弟弟叙话旧,马却飞跑起来,苏辙的乌帽慢慢淡去,终至不见。 ???????? 苏轼微叹一声:“此生,还能实现与子由“对床夜雨听萧瑟”的商定吗?” ???????? 本来,苏轼少年时,读到韦应物“宁知风雪夜,复此对床眠”的诗句时,十分欢喜,立即与弟弟商定,大哥后,必然要“夜雨对床听萧瑟”。“夜雨对床”的约 定,后来在两人的互答诗词中不竭提起,如熙宁四年(1071年),苏轼任颖州知府时,还作了《满江红 怀子由作》寄给苏辙: ???????? “清颍东流,愁目断、孤帆明灭。宦游处、青山白浪,万重千叠。 孤负昔时林下意,对床夜雨听萧瑟。 恨此生、长向分袂中,添华发。 ???????? 一尊酒,黄河侧。 无限事,从头说。 相看仿佛昨,很多年月。 衣上旧痕馀苦泪,眉间喜气添黄色。 便与君、池上觅残春,花如雪。” ???????? 然而,人生四处萍流散,偶尔相聚还离索,二苏兄弟的“夜雨对床”之约终成画饼。1102年,苏轼在常州逝世,葬在河南郏县小峨嵋山。其后,苏轼儿子苏 迈、苏迨等糊口艰难,虽然其时苏辙遭到贬官减薪,日子也甚俭仆,但他毫不犹疑地倾力互助,两房大小近百余口聚居一处,终究渡过难关。1112年,苏辙临终 时,命子孙将其遗骨埋葬在兄长身边,此坟场逐有“二苏坟”之称。如斯,兄弟二人庶几成“夜雨对床听萧瑟”之约? 古今中外的汗青,数不尽、道不明的是父子交恶、兄弟构怨、手足相残故事;若是人类的成长尽是这些“血淋淋的吃人史”,岂不是太令人悲哀、失望?幸亏,汗青并不满是如斯,我们还有苏轼,还有苏辙,他们的兄弟密意,无论何时都能给人以温暖,给人以但愿! ???????? 苏轼活着时,追逐崇敬他的“粉丝”数不堪数;他死之后,“苏迷”人数愈加扩大了,崇敬者付与了苏轼很多虚真假实的故事传说,以至还有神话。如宋朝有风行 歌谣说:“眉山生三苏,草木尽皆枯”,眉山草木尽都枯萎失色,缘由是草木之色全加诸于三苏身上了;还有如“蜀有彭老山,东坡生则童,东坡死复青”之类。 ???????? ???????? 还听说,在三苏祠的古井旁,那棵苍劲的荔枝树就是苏轼亲手种植的。昔时,他一边植树,一边祈愿说:但愿本人退休后,能回到这里,和弟弟一道在树下乘凉弄月、抚琴论诗、听风观雨、喝酒欢歌。 ???????? 苏轼已乘黄鹤去,白云千载空悠悠!但昔时的荔枝小苗,现在曾经长成参天大树,枝繁叶茂,绿荫婆娑,仍在千年后顶风招展,笑对旅客,笑对风雨! ? 宋人与宋词的故事(5)苏轼苏辙的兄弟情 苏轼(1036-1102),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四川眉山人;苏辙(1039—1112年),苏轼之弟,字子由,号颍滨遗老。两人皆为唐宋八大师,连同他们的父亲苏洵,世人尊称“三苏”,归纳他们的特点是“凝炼老泉,豪宕东坡,冲雅颖滨”。 苏轼苏辙俩的性格生来就大不不异,苏轼热情奔放,苏辙沉静恬淡。少年玩耍之际,但凡有山可登,有水可浮,苏轼未尝不吃紧撩起衣裳,率先而行,苏辙却要查看一番后,才不紧不慢地跟上;苏轼如获得一副书画佳作,立即喝彩雀跃,真认为乐,而苏辙老是冷淡地看着,不甚经意,但跟在哥哥死后读书习字,未尝一日相舍。 二苏的名字很成心思,都与“车”相关,名字里大有乾坤:“轼”是车上的前列扶手,是车的最显眼处、最易惹祸处;“辙”是车轮压出的踪迹,有功而不赏、有难而不担。在苏轼十二岁、苏辙八岁那年,苏老泉作了一篇《名二子说》,颇见取名的良苦存心: “轮辐盖轸,皆有职乎车,而轼独若无所为者。虽然,去轼则吾未见其为完车也。轼乎,吾惧汝之不过饰也。全国之车莫不由辙,而言车之功者,辙不与焉。虽然,车仆马毙而患亦不及辙。是辙者,善处乎祸福之间也。辙乎,吾知免矣。” “知子莫若父”,苏洵是深知两个儿子的脾性性格的。他见“大苏”性不忍事,每遇不服事,立即“如蝇在口,吐之而快”,无意中获咎不少人,就取名为“轼”,“轼乎,吾惧汝之外饰也”,故再取字“子瞻”,但愿他干事能左顾右盼,三思尔后行。对于沉静内敛的“小苏”,老苏取名为“辙”,“辙者,善处乎祸福之间也”,再取字“子由”,但愿他能恰当“动辄由他”,自在洒脱,大可不必担忧福祸。 有人说,“名字决定数运”,绞尽脑汁地想个好名字来谋取人生的豪富大贵、否极泰来。我不晓得“取名术”到底有无事理,但我晓得,好名字并没有给苏轼的宦途带来好运!苏轼终身大起大落,尝尽世间悲苦离愁,干事并未“左顾右盼”;而苏辙隆重一世,未尝一日“由着性质”去。 虽然个性文风判然不同,苏轼苏辙兄弟俩的豪情却丝毫未受影响。相反地,并肩联袂、患难与共的手足亲情,几乎贯穿他们的终身,苏辙说哥哥“扶我则兄,诲我则师”,苏轼认为弟弟“岂是吾兄弟,更是贤友生”,还常常说本人实不如子由,“至今全国士,去莫如子猛”。《宋史?苏辙传》说:“辙与兄轼进退出处,无不不异,患难之中,友好弥笃,无少怨恨,近古稀有。”几十年间,兄弟二人诗文词往来,从未间断。苏轼几乎每到一个任所就给子由寄信赠诗,仅以“子由”为题的诗词,诸如《示子由》、《别子由》、《和子由诗》等,就跨越100首。 先来看苏轼的这首《沁园春 孤馆灯青》吧: “孤馆灯青,野店鸡号,旅枕梦残。渐月华收练,晨霜耿耿,云山摛锦,朝露漙漙。世路无限,劳生无限,似此区区长鲜欢。微吟罢,凭征鞍无语,旧事千端。 其时共客官安,似二陆初来俱少年。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用舍有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身长健,但优游卒岁,且斗尊前。” 此词作于熙宁七年(1074年)十月。其时,“王安石变法”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苏轼跟变法派唱反调,在野中难以安身,就申请到密州就任。十月的清晨,野鸡时鸣,月尚未落,朝露漙漙,苏轼向密州急行。他勒马站立,凭鞍无语,思路万千,在顿时挥笔作就这首《沁园春孤馆灯青》。面临碰鼻,苏轼直抒胸臆,告诉子由,虽有“笔头千字,胸中万卷,致君尧舜”的事与愿违,但本人十分奔放洒脱,“用舍有时,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闲处看”,乐于“身长健,但优游卒岁,且斗尊前”的诗酒人生。 这首词较之苏轼后来的词,另有不太成熟之处,但全词由景入情,由今入昔,波涛崎岖,脉络清晰,条理井然,并且这种超旷豪逸的澎湃气焰,起头了词风的悄悄改变。 当然,苏轼写给弟弟的词,最出名的当属《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彼苍。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回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堪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世?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该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离合悲欢,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时值熙宁九年(1076年)中秋,苏轼欢饮达旦。他酣醉之后,举怀邀月,拍手狂歌,起舞盘桓,清影风露之中,今夕不知何夕。猛然想到千里之外的弟弟,苏轼登时生出无限无尽离合悲欢之感,一时难以自已,神来之笔,潇洒挥舞,作成千古绝唱之《水调歌头》。 全词构想奇异,豪宕奔放,情韵兼胜,境地壮美,卷舒自若,颇有“逸怀浩气,超乎尘垢之外”。全篇皆是佳句,在格调上则是“一洗绮罗香泽之态,脱节绸缪含蓄之度;使人登高望远,举首高歌”。此词自降生之日起,大师都是推崇备至,《苕溪渔隐丛话》特别说:“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尽废。”余词即或不必尽废,而苏轼此词自当超出跨越一头。 一年之后的中秋,苏辙来到徐州,与苏轼相聚。兄弟俩七年未见,天然十分欢喜,一路登楼弄月。苏辙特作一首《水调歌头徐州中秋》相和,慢慢吟唱: “拜别一何久,七渡过中秋。客岁东武今夕,明月不堪愁。岂意彭城山下,同泛清河古汴,船上载凉州。鼓吹助清赏,鸿雁起汀洲。 坐中客,翠羽帔,紫绮裘。素娥恶棍,西去曾不为人留。今夜清尊对客,明夜孤帆水驿,照旧照离忧。但恐同王粲,相对永登楼。” 虽有“鼓吹助清赏,鸿雁起汀州”的重逢之乐,但苏辙想到中秋一过,两人就要再度分隔,宦海沉浮,幻化莫测,再聚不知何时,心中全是眷眷不舍。“但恐同王粲,相对永登楼”,他忧愁地想:我们此刻是“剑外思归客”,但万万不要像怀才不遇的王粲那样,后半生漂泊海角,登楼望家乡,归期终未卜啊!一时悲从中来,苏辙无语凝噎,不由得转过甚,青衫泪湿。 苏轼见了,摇头浅笑:“子由,‘明月不堪愁’,‘照旧照离忧’,词是好词,但何苦太悲!”为了开解苏辙,在分手之时,苏轼再和之以《水调歌头安石在东海》,击掌唱道: “安石在东海,处置鬓惊秋。中年亲朋难别,丝竹缓离愁。一旦功成名遂,准拟东还海道,扶病入西州。雅志困轩冕,遗恨寄沧洲。 岁云暮,须早计,要褐裘。家乡回去千里,佳处辄迟留。我醉歌时君和,醉倒须君扶我,惟酒可忘忧。一任刘玄德,相对卧高楼。” 该词上阙借谢安事,作为“不及时引退”的警惕;下阙设想兄弟二人“退而相从之乐”,以抚慰对方,特别“我醉歌时君和,醉倒须君扶我”两句,温情脉脉,又让人忍俊不住。苏辙仿佛曾经看到两兄弟彼此搀扶在路上走得七颠八倒了,不由一扫离愁,绝尘而去。? 可惜,天若无情天易老,人世邪道是沧桑!没过几年,即元丰二年(1079年)7月,文字狱“乌台诗案”迸发,苏轼被捕入狱,不只不成能与弟弟“我醉歌时君和,醉倒须君扶我”,并且连可否活着都成问题。 关于这出名的“乌台诗案”,前因后果一言难尽,但总而概之,纯是恶龊的派系斗争,是其时“变法派”对“保守派”的政治谗谄,“东坡何罪,独以名太高”尔,天然做了首遭冲击的“出头鸟”。 常言道,“患难见真情”。苏轼入狱,常日里的好朋友人自危,大多不敢出头为他措辞。苏辙也因受连累而日子忧伤,但他不只未有丝毫牢骚,还将哥哥的家小接到本人家中安放,并几回再三上奏神宗皇帝,欲学汉代“提萦救父”典故,愿免一身官职为兄赎罪。 苏轼无辜下狱,时不时地被拉出去严审,感应“变法派”毫不会善罢甘休。他前半生风调雨顺、风光无限,哪受过这等罪?盲目前景黯淡,心理严峻受伤,对形势估量十分灰心,以至一度差点他杀! 《孔氏谈苑》记录,苏轼与送饭的长子苏迈商定:如风声不妙,便送来一条鱼。某日,苏迈出城,托人送饭;那人不明就里,特意送了几条熏鱼。苏轼一见,惊出一身盗汗:“完了,完了,我死定了!”一阵悲伤,一阵惊骇,登时跌坐在地。 摸到身下又凉又硬的地板,苏轼想到本人身后,妻儿家小的苦楚情景,心头陡然一痛,潸然泪下:“闰之和孩子,可怎样办?只能跟着子由了……” 想到子由,俄然“哎呀”叫了一声,不由自主的站起,在牢房里来回走动,心中怦怦乱跳:“子由如何了?不知能否也遭了罪?我为甚么只想他来救我,却不曾为他处身设想过?可怜我们兄弟一场,到死不克不及碰头,少年时还约好要‘对床夜雨听萧瑟’呢……”哀思失望之意,又深了一层:“子由,我先走了,你的交谊,我只要下世酬报了。”随即写了“与君世世为兄弟,又结来生未了因”的绝命诗,叮嘱狱卒转交苏辙。 看着狱卒的背影离去,苏轼长叹一声,慢慢陶出藏在胸口的青金丹,那是“有威严地死去”的备用药物。他望空中拜了两拜,祷告菩萨,保佑弟弟及家人健康长命。这时,他想到苏辙以前对本人“隆重择友”的警告,今日公然栽倒在一些“老友”的身上,登时对子由洞悉情面的能力深表服气。本人已经满意地说,“上可陪玉皇大帝,下能够陪卑田院乞儿,博爱全国之士,无贤不肖欢如”,现在又若何?思来想去,忍不住苦笑:“放眼望去,只觉全国无一个欠好人,此乃一病。今日之死,完满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他无意中暼到一旁的饭菜,登时感觉肚子饿得干瘦,干渴更是难忍,毫不迟疑地端起就吃,心想:“要死也要做个饱死鬼,怎好进了阳间鬼门关,向阎王陛下乞食吃!” 待到吃饱喝足,连那鱼骨头都嚼着吃了,苏轼精力抖擞起来,随手将青金丹扔掉,心想:“即便要死,死前也可能跟子由见上一面。归正在所难免,他们要杀便杀,要剐便剐,悉听尊便!”心里愈加无所谓了,突然摸到脸上的泪痕,不由得自嘲:“苏轼啊苏轼,你这人忒也无用,刚才竟然吓哭了,如果给人晓得,脸往哪里搁去?” 他再不去想那些存亡攸关的事,倒头便睡,鼾声如雷。这是苏轼在窘境中的唯逐个次他杀念头,自那当前,他完全豁然,即便后来被贬到海南儋州,也不再失望苦恼,老是设法寻找乐趣,开慰本人。 元丰二年(1079年)12月,“乌台诗案”终究了案,苏轼极刑赦宥,但活罪难逃,被贬到黄州任团练副使,苏辙也被贬为筠州监酒。《蓼花洲闲录》记录,苏轼出狱时,苏辙来接他,特意捂住本人的嘴巴,提示他对此次“口舌之祸”引认为戒。随后,苏辙在小客栈里为他饯行。时值寒冬,北风寒冷,苏辙拿起筷子,吃了几口面条,心中凄苦,难以下咽,连连停下。而苏轼重见天日,早将入狱的哀思扔到爪哇国去了,风卷残云地吃着面,完了拍拍肚皮,大喊“好,好”。苏辙神色一变,一边向细心四周查看,一边仓猝暗示苏轼要“三缄其口”,不要深谈。苏轼喏喏点头。 饭毕,霜色仍浓,苏轼带着儿子苏迈骑马离去,回顾看到子由拉着家小几十口人,站在郊外远远地望着本人。贰心里一酸,想停下来,想再跟弟弟叙话旧,马却飞跑起来,苏辙的乌帽慢慢淡去,终至不见。? 苏轼微叹一声:“此生,还能实现与子由“对床夜雨听萧瑟”的商定吗?” 本来,苏轼少年时,读到韦应物“宁知风雪夜,复此对床眠”的诗句时,十分欢喜,立即与弟弟商定,大哥后,必然要“夜雨对床听萧瑟”。“夜雨对床”的商定,后来在两人的互答诗词中不竭提起,如熙宁四年(1071年),苏轼任颖州知府时,还作了《满江红 怀子由作》寄给苏辙:? “清颍东流,愁目断、孤帆明灭。宦游处、青山白浪,万重千叠。 孤负昔时林下意,对床夜雨听萧瑟。 恨此生、长向分袂中,添华发。? 一尊酒,黄河侧。 无限事,从头说。 相看仿佛昨,很多年月。 衣上旧痕馀苦泪,眉间喜气添黄色。 便与君、池上觅残春,花如雪。” 然而,人生四处萍流散,偶尔相聚还离索,二苏兄弟的“夜雨对床”之约终成画饼。1102年,苏轼在常州逝世,葬在河南郏县小峨嵋山。其后,苏轼儿子苏迈、苏迨等糊口艰难,虽然其时苏辙遭到贬官减薪,日子也甚俭仆,但他毫不犹疑地倾力互助,两房大小近百余口聚居一处,终究渡过难关。1112年,苏辙临终时,命子孙将其遗骨埋葬在兄长身边,此坟场逐有“二苏坟”之称。如斯,兄弟二人庶几成“夜雨对床听萧瑟”之约? 古今中外的汗青,数不尽、道不明的是父子交恶、兄弟构怨、手足相残故事;若是人类的成长尽是这些“血淋淋的吃人史”,岂不是太令人悲哀、失望?幸亏,汗青并不满是如斯,我们还有苏轼,还有苏辙,他们的兄弟密意,无论何时都能给人以温暖,给人以但愿! 苏轼活着时,追逐崇敬他的“粉丝”数不堪数;他死之后,“苏迷”人数愈加扩大了,崇敬者付与了苏轼很多虚真假实的故事传说,以至还有神话。如宋朝有风行歌谣说:“眉山生三苏,草木尽皆枯”,眉山草木尽都枯萎失色,缘由是草木之色全加诸于三苏身上了;还有如“蜀有彭老山,东坡生则童,东坡死复青”之类。 还听说,在三苏祠的古井旁,那棵苍劲的荔枝树就是苏轼亲手种植的。昔时,他一边植树,一边祈愿说:但愿本人退休后,能回到这里,和弟弟一道在树下乘凉弄月、抚琴论诗、听风观雨、喝酒欢歌。 苏轼已乘黄鹤去,白云千载空悠悠!但昔时的荔枝小苗,现在曾经长成参天大树,枝繁叶茂,绿荫婆娑,仍在千年后顶风招展,笑对旅客,笑对风雨! 苏轼与苏辙 金榜落款、跨马游街,苏轼、苏辙这两位少年进士,恰是春风满意、出息似锦。嘉祐六年(1061年),苏家兄弟又同中制举科,出格是苏轼竟考中头名! 可有了功名,他们就要拜官受爵,从此胸怀全国,以国是为重。这年冬天,苏轼奉皇命要到凤翔仕进,而苏辙则在汴京留任。从小旦夕相伴、读书对诗的好兄弟,突然要分隔,还真是很不习惯。 苏辙送苏轼西行,不断到了郑州,方肯话别,独返汴京。他猜想苏轼前方多半要过渑池,不由感伤万千,便吟诗一首,派人带给苏轼。 说到渑池,就是“仰韶文化”仰韶村的地点县,它又是战国时秦、赵“渑池会”的地址。线年)冬,欲往京城加入(第二年)科考的苏家兄弟便路过此地。 其时气候恶劣,风雪交加,马儿更是体力透支,累死在路上。他们晚上投宿到一家寺院中,那里的老僧人不只热情地款待了饭食,临别前,还将本人的毛驴相赠。作为报答,苏轼、苏辙纷纷地院墙上题了诗作。 巧合的是,一年后,苏辙便被录用为渑池县的主簿,只是因为其他来由,并未到任。 出于如上事由,苏辙给兄长寄诗如下: 相携话别郑原上,共道长途怕雪泥。归骑还寻大梁陌,行人已度古崤西。 曾为县吏民知否?旧宿僧房壁共题。遥想独游佳味少,无方骓马但鸣嘶。 ——《怀渑池寄子瞻兄》 苏轼收到此诗,已在凤翔任上。他先前确实路过了渑池,也拜访过那座寺庙。 他的和诗为: 人生四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尔留指爪,鸿飞那复计工具。 老衲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往日高卑还知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和子由渑池怀旧》 人在宦海,情不自禁。人生所到遍地,就像云游四方的飞鸿踩踏了雪泥一般。就算停落在某处,偶尔在上面留有一点足印,在其走后,那点踪迹也是会很快地消逝的。 世事无常啊,那位老僧人曾经不在人世了,他的塔冢已新建起来。旧时的院墙曾经破败,再无从找到我们已经的题诗。那一年的艰难行程你还记得吧,前路很遥远,人也很困倦,那只小驴子也困得不断地嘶鸣呵! 结句还有言外之意:人生本是艰苦无常,昔时的窘境都已挺过,当前也要有个泛泛心态,积极勤奋地开辟将来。 其实依我们看:说到“去留无定”,对苏轼、苏辙兄弟来说,这仅仅是个起头,谁能猜想他们后来的宦海沉浮、流散边域呢? 但从另一方面看,谁说他们没有留下印迹?出格是苏轼,他所到之处,哪怕是偶尔地灵感一动,惊鸿一瞥,也能给本地,及后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永久也摸之不去。 在杭州有“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在惠州有“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就在海南岛上,还有个“贪看白鸟横秋浦,不觉青林没晚潮”哩!等等等。 这就是大文学家的伟大之处,他能点活一方水土,使其和本人的作品一路超越时空、令人着迷。 其实就是不谈文学,谈现实具有的,如:西湖的苏堤和六桥,杭州人谁没走过? 仍是那句其实话:你在处所上做过什么,人民不会健忘。 还回来说这首诗,“雪泥鸿爪”还成了成语,可见其风行和典范的程度。苏轼老办压服原玉的事儿,也不给自家兄弟留点体面。呵呵。 后来,苏轼通判杭州。任期满后,为了和弟弟团聚,他申请到山东一带仕进——这时的苏辙正在济南工作。 神宗皇帝把他放置到密州做知州。然而鬼使神差,他们兄弟不断迟迟未能相见。 熙宁九年(1076年)中秋,苏轼月下畅饮,念起多年未见的弟弟,写下了那首家喻户晓的长调词《水调歌头》:(序:丙辰中秋,欢饮达旦,酣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彼苍。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回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堪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世?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该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离合悲欢,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继屈原的《天问》,李白的《把酒问月》之后,又一位浪漫主义大诗人以本人独到的宇宙观和人生观向彼苍朗声地发问了。 面临世间的各种不如意事(除了不克不及与弟弟相聚外,其时词人因否决变法,倍受架空),一方面词人幻想着出尘修仙,飞离人世;另一方面他又表达了对人世的迷恋,不情愿像嫦娥一样清寒孤单…… 其实,这是出生避世哲学与入世哲学的思惟辩争。苏轼的思惟系统很成心思,他遵孔儒却不陈腐,修佛道却不沉湎,他有古代学问分子所少有的独立人格——当然如许无依无傍的个性,也使他在阿谁党派争霸的时代饱受摧残。 词人在频频考虑之后,他仍是决定留在人世。 词的下阕起头写实,抓住思念亲人的主题运笔。他先是埋怨明月,为什么恰恰在兄弟不克不及相见的时候圆呢?其实这话,也是在怪中秋节,怎样来得这么不是时候,再等些日子过节,也许就不会公事缠身了呀。 然而,苏轼从来不是那种等闲地把本人的愁怨寄给亲朋,或者扔给读者的俗人——紧接着,他笔锋一转,直道事理:人有离合悲欢,月有阴晴圆阕,此事古难全! 煞句最典范: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只需人还在,我们即便相隔千里,也能赏识这夸姣的月光;只需人还在,我们迟早有相聚的那一天;只需人还在,一切都还在! 我们试想:若是人真得能修炼成仙,长生不老,面前的一切多半都变得平平如水! 怪不得那些传说中的仙人一个比一个冷漠和麻痹。由于他们的亲朋都没有衰老病老,既然不会死,也就不必焦急繁殖,于是情欲也成了多余。 但他们永久没有人的实在和性灵,也永久比人惨白、无力、稍逊一筹。 想起《新白娘子传奇》,那是我上小学时最喜好看的电视剧之一。但此刻去看,发觉结尾实在美中不足,至情至性的白娘子、视情如命的许仙、敢爱敢恨的小青,皆和不苟言笑的法海一样,变成了只会讲经说法的仙和佛,真是岂有此理! 还说苏家兄弟,确实是交谊深长。三年后,苏轼因乌台诗案坐牢时,苏辙不避嫌疑,上下疏通,想尽法子为兄长争取朝气。他以至情愿放弃本人一切的官爵,来为兄长抵“罪”。 苏轼在狱中写下绝命诗“与君当代为兄弟,又结来生未了因”,说来生还要和苏辙做兄弟。 这时,宫里发生了有一个很成心思的事,宋神宗敌手下说:去宫外看看,当前街市上最风行的歌曲是什么? 随从很快从某歌厅抄来一份歌词,神宗一读,恰是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当他读到“我欲乘风回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堪寒”等句,不由叹道:看来,苏轼仍是爱戴君王的! 事理很简单:若是不忠君爱国的话,他早成仙登仙了,谁还跟你混啊! 很快,神宗把苏轼释放出狱了。当然,他本来也没有扼杀天才的筹算,只是想意义意义。 这就是“人世真情”的力量了。他不只能打动当事人,也能打动局外人,还能逾越时代,打动我们这些未了尘缘的后来人。 再说说苏辙,虽然他性格内向,却也绝非古板迟钝之人。他也才调横溢、见多识广,只是才名,几多被兄长所掩。 苏轼、苏辙深挚的兄弟情令人爱慕(东坡故事之十八)?? 2008-03-25 13:40:02??分类: 苏东坡 ??标签:28?? 字号大中小?订阅 宋熙宁四年(公元1071年)七月,苏轼照顾家眷分开京城,去杭州任职。但他未急着去杭州,在路过苏辙任职的淮阳时,在弟弟家里住了两个多月,可见兄弟俩有多深挚的手足之情了。兄弟俩的文学快乐喜爱,以及对朝政的见地都相当分歧,独一的是性格判然不同。弟弟性格内向,不多言语,凡事求实,处事也稳妥些;而苏轼却开畅豪宕,活跃多语,处事多我行我素不拘谨后果。但这丝毫不影响兄弟之情,因二人从发蒙读书到赴京赶考,都不断相伴相随,所以既深知也谅解对方的性格。苏轼现有两个儿子,长子已12岁,小的仅1岁;可弟弟现已有了三个儿子和七位女儿,所以家道不太好,住的仍是低矮的斗室子。因苏辙长的比苏轼高峻,所以苏轼常拿弟弟的身高开打趣说:常时垂头诵经史,突然呵欠屋打头!总之,两兄弟在一路无话不说,都很轻松高兴。苏辙深知哥哥脾气豪宕,常在宾朋面前或诗文中坦述本人的概念,故尔容易惹事吃亏(现实也是如斯),所以此次也不忘劝哥哥。苏轼说:我常常口没遮拦,感觉某一件事不合错误,就象在饭菜里发觉一只苍蝇非吐不成。苏辙诚恳地对哥哥说:不外应先分清谈话的对象才行,有些人值得相信,可有些人却不可!很风趣,性格刚烈不换衣输的苏轼在弟弟面前却很驯服谦善,他告诉弟弟说:也许我生成太相信别人,不管与谁措辞,我都喜好倾诉本人设法,这就是我的弱点。后来苏辙还要哥哥留意调养身体,不该管的事不要管,每天过得安闲些对身体有益处,所以启发说:哥留意到没有,安闲能静心清心和对身体无益,这是长命的简洁方式啊!两个多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苏轼在弟弟家过了难忘的中秋佳节后不得不分开,拜别时兄弟俩都十分忧伤。弟弟又送苏轼搭船到下流七十里(宋里)的颖州,又同欧阳修一路共度了十多天时间。但送君千里总有一别,明天就真正拜别了,当晚两兄弟在颖水荡舟,停停游游了一个彻夜。谈了诗文,会商了时事和说不完的手足之情。当晚在船上,苏轼还写了两首充满拜别之情的五言诗。因诗较长,现只摘抄此中一首部份于后,供喜爱者批评:近别不改容,远别涕沾胸。天涯不相见,实与千里同。人生无拜别,谁知恩爱重。始我来宛丘,牵衣舞儿童。便知有此恨,留我过秋风。秋风亦已过,别恨终无限。问我何年归,我言岁在东......

  文档纠错珍藏文档下载协助

  下载源文档(doc格局,0.14M)

  出格申明:

  下载前务必先预览,本人验证一下是不是你要下载的文档。

  lileilei220

  (上传创作收益人)

  :2017-08-07

  (10金币=人民币1元)

  :143 KB

  下载过该文档的会员

  这个文档不错

  文档有待改良

  请盲目恪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律例,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用户名:验证码:匿名?颁发评论

本文链接:http://lluciariba.com/qyl/106/